雁牌杂货铺

不要关注不要关注不要关注~

刚刚在自习室,听外面一哥们儿声嘶力竭地连喊三遍:xx我爱你!


是不是应该感叹现在年轻人真特么震撼。

直男如我,第一反应是大冷天的这哥们不怕从楼上被泼水么……

随手短打
























瑶洌放开手,陶霁双目已然清明。




看到瑶洌,陶霁讶异了一瞬,又看他身边光华瑞祥,气度不似凡人。便笑道:先生夜半闯入寝宫,却无杀气。衣着品貌超脱出尘,在下冒昧,敢问先生何许人也?




瑶洌知道陶霁记忆已除,一时心情很好,想逗逗他,便蔼声道:我是个仙。近日见天下太平,海清河晏,心中欢喜,特特下来瞧瞧。又拦住想行礼的陶霁:不必多礼。




陶霁又笑,还想说什么。蓦然僵住。




一滴泪,从陶霁脸庞滑下,掉到地上。在寂静的夜晚吧嗒一声响。




陶霁一瞬间有些诧异,可马上揩揩脸颊,行礼道:“仙人下凡,着实令凡子受宠若惊。些许失仪,仙人见笑了。”




哪里是些许失仪,简直是失态。陶霁掉了那滴泪后,便再也控制不住。眼泪真像那断了线的珠子,一滴滴掉落下来。陶霁甚感诧异,拼命控制,可就是不停的掉泪。




一时间瑶洌有些羞愧。掏出绢帕递过去:“不过是个仙,天庭上多了去了。哪有什么稀罕。”




对啊,尧烈或者瑶洌,都没什么好稀罕的。




陶霁揩净眼泪,可眼珠还是红的,强笑道:“仙人说笑了。”




瑶洌想了想,觉得还是不放心,又道:“我知你们凡人多想求仙问道。现在你已知仙人存在,但须知生为帝王,便有了帝王的道义职责。这大睿朝,地由你来撑,天由你来扛。万不可舍本逐末,取那就仙问道长生不老的法子。”




陶霁恭敬倾听,诚恳道:多谢仙人指教,凡子受教,感激涕零。




瑶洌看着陶霁,小心脏没由来的抽了抽,又道:“我知你勤勉,但更需注意龙体。宵衣旰食,并不可取。”没留神,把心里话说出了口,“你这样不爱惜自己,我心疼得紧。”




这下子,陶霁的眼泪彻底失控,眼泪哗哗的掉,还是强笑道:“谢仙人提点,我一介凡夫,着实受宠若惊。”




顿了顿,轻声道:“在下失态冒昧,敢问,我是否以前就认得你?”又擦擦满脸泪痕,轻声问道:“你是谁?”




瑶洌没回他,陶霁直视他的眼睛,坚持问:“你是谁?”




那一句“瑶洌”差点就说出了口。瑶洌定定心神,轻声道:“恕在下不可回答。”




陶霁笑说:“本就是凡夫冒昧,只不过一时好奇。”见瑶洌已露出要离开的神色,一撩袍子下摆恭敬跪下:“凡子恭送上仙。”


























托了命格星君聂怀桑那大嘴巴的福,不出几日,全仙界都知道了“月老瑶洌为一凡人自断姻缘线”一事。这点事儿竟然蹭蹭蹭越过了“司灵星君晓星尘舍命为救三太子”,荣登仙界八卦情圣榜榜首,多少年过去了,才被“含光君历劫苦等夷陵神君十三载”给挤下去。瑶洌很是诧异。




众仙僚都变着法儿来劝说瑶洌,只说为了个凡人,这是何苦。一个个的深情悲悯,饱含着感慨了悟与叹息。尧烈气结。




要说那月老瑶洌千千万万年来扯过的断过的红线多了去了,至死方休的情看过,出卖背叛也见过,举案齐眉相敬如宾见过,薄情寡义朝三暮四也有。看得多了,谁还在乎这个。万丈软红尘凡凡绕绕,所谓缘分不过弹指,分分合合缘生缘灭皆有因果。那晏安帝陶霁爱上尧烈是因,瑶洌为回报其深情断了根线让他不再为情所困是果。因因果果,皆已还清。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且瑶洌千万载来只做浮云,活得自己都忘了年岁,一个人也这么过来了。不过是今后永远孤身,瑶洌觉得也并无不可。




瑶洌有点不明白仙僚看法,提着坛酒去找聂怀桑。命格星君大叹:瑶洌啊瑶洌,你身居月老仙职,在情一字上却比谁都糊涂。看了那么多事情,怎么还不明白一真心重于一切的道理。聂怀桑还要接着伤情悲秋,被瑶洌揉着酸倒了的牙一折扇敲在脑袋上。








没错,瑶洌喜欢他。


不论是陶霁还是苏渊,都喜欢。
































陶霁:“瑶洌,你到底是喜欢谁?陶霁还是苏渊?”


瑶洌:这特么是道送命题……















对不起我可能真的是个禽兽,看了神2,没萌上GGAD萌上了骨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爱抱抱的哥哥太萌了叭!

和人说话有误会的时候不喜欢那些不解释的人。有时候就算自己占理可是人家好好解释就不会生气,有时候是自己的错可是别人不礼貌也会感觉很被冒犯,从此路人。说白了看中的不是对错是态度。


一边觉得干嘛人家要将就你,这是毛病得改。一边觉得我干嘛要将就别人,谁管他呢。

雁声:

辅修的事情忙到头断,夜夜失眠,今天晚上凌晨两点崩溃给妈妈发垃圾短信
















母亲手机没关机,竟然秒回。没抱怨我把她吵醒反而好言安慰。
















母亲真的是那个你可以一直欺负的人。
















想起父亲的话:“爸妈不需要你报答,养你也不是为了防老。但话到你有一天即将崩溃站在悬崖岸边准备跳的时候,你得记得你还有爹娘。”
















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凌晨两点,失眠,某雁在枕边流泪敲下这段话,涕泗横流。

雁声:

今晚上给原创人物写小档案


封宴


身高179,有点小话痨


孝顺的乖宝宝


爱吃煮水果




写着写着突然发现自己写的是谁,然后就有点小惆怅啊……


今天也是思念阿篱的一天呢


晚安,东小篱

雁声:

不知道为什么,xy这个人物总让我想到蝙蝠侠里的小丑。




聪明、残忍、令人生厌。




一个因为流离失所、孤儿断指,一个因为生活蹉跎,失去妻儿。




他们没有跟命运、跟现实正面杠上的勇气,黑化更像是对一种逃避。看起来无坚不摧,骨子里,还是满满的懦弱。




总想起福尔摩斯和莫里亚蒂。两个对生活同样怀疑而绝望的人,一个把这绝望化成仇恨,毁灭世界毁灭自己;一个把这绝望化成愤怒,在孤苦与风浪中堂堂正正,坚守信念。

中午看着局外人对着男神加缪犯花痴…
然后下午上马原的时候老师的引例用的就是加缪,喔喔喔喔喔这代表了什么?
马原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刚刚去买书,跟书店老板聊了起来。她极力安利拍案惊奇,还说,跟拍案惊奇比起来福尔摩斯就算屁啊。

我超级生气,你怎么能说福尔摩斯呢人家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人家的风骨你看懂了吗不要对不了解的东西乱指责……然后发现她根本没看过几篇。

懂了,她的话的重点是自己看过了拍案惊奇,而不是我家先生不好…

人类的虚荣心啊……